鹏翔鸡汤网

寝室奇笆小鱼

鹏翔鸡汤网 http://www.engood.cn 2018-11-07 18:11 出处:网络 编辑:


鹏哥有个潘多拉盒


鹏。哥,是我们寝室出了名的运动健将,尤其是足球。就在前几个月,我们学校一年一度的”太阳杯”足球联赛盛大开幕了,而鹏哥更是这支准备夺冠的球队中不可或缺的灵魂人物。所以在这几个月的备战期间,足球训练和比赛成为了鹏哥生活的主旋律。鹏哥是个很讲卫生的人。但怎奈何球场一番争杀,汗流浃背……每晚鹏哥踢球回来,不。足十平米的寝室瞬间就笼罩在一阵汗液蒸发的雾气腾腾里。这些天随着气温。的不断升高,踢球归来的鹏哥对于寝室的摧毁力也变得越来越强,鹏哥脱下球鞋的那一刹那,怒发冲冠一般的脚臭瞬间就“沁人心脾”了。原本淡定的大伙不由得。爆粗口,鹏哥每每都是憨憨地一笑:“嘿嘿,我就是踢球了脚才臭,平时走路不会的。”


更难处理的是装备:球鞋,球袜!鹏哥每次踢完球就会把球袜脱下来随便卷一卷塞进球鞋里放到鞋架上。球衣则随手一扔。所以这些运动装备就不可救药地成了寝室里的污染源。有时候熏得我们实在受不了只能朝鹏哥的鞋架上喷空气清新剂。更夸张。的是有一次鹏哥正坐着玩电脑,突然吐槽:“妈呀,我这脚味。儿有点大啊,不行不行,我受不了了。”随之向我借了些花露水,满床地喷。但这样的方法试过几次之后,淡淡的六神已经阻止不了浓重的脚臭。于是鹏哥做了一个惠民的决定,他要把所有的足球装备全部封存进他床下的小柜子里,并且用一把自己做的纸锁锁住柜。门。严防污染。这可是个好做法,寝室一下子从重口味变回了小清新。


可是鹏哥每天都要踢球,总要打开。那小柜子,于是噩梦一般的感觉又重新降,临了,寝室仿佛瞬间回到了地狱,这种感觉颇有些那个知阵刺鼻的臭味混杂着劣质清香。剂的味道扑鼻而来,众人当时第一个想法就是:“坏了,鹏哥打开潘多拉魔盒。了。”一回头果不其然。鹏哥正在穿。球鞋!我们这帮人纷纷鸟兽散,全都逃了出去,在寝室门外贪婪地大口吸着氧气。只。是苦了那个还在游戏里打团战的兄弟,由于抽身乏术,他只能在第一线感受潘多拉魔盒的洗礼,一手操控键盘,一手鼠标。疾走,还不忘一个劲儿地用胳膊堵住鼻子:“鹏哥你这是要我输啊还是要我死啊!”


白吃白喝白洗澡


飞哥的奇葩从长相上就可见一斑,高耸的双肩和以前国家足球队的范志毅若有相似,每每看到他弓着背前行总是联想到西游记。里的雷公电母。飞哥是个有点爱贪小便宜的人,这一点在吃上尤其明显。甭管是。谁,只。要有人请客,飞哥绝对积极参加,全力以赴捧场,不把整个酒席吃得精光他是不忍离席的。听到这里你很难把一个胡吃海塞的形象和一个弱不禁风的学术。青年联系在一起吧?有一次飞哥寝室的室友过生日请大家出去吃饭,这免费的晚餐飞哥怎么能放过,那叫一个饕餮啊,自助餐里能吃的飞哥一样。没落下全部吃了一轮,有的甚至还吃了好几轮,吃成了肚圆才心满意足。回程路上寝室几个同学提。议合伙凑钱给过生日的同学买个生日蛋糕。这临。来的一出可大大出乎了飞哥的意料,免费的晚餐吃得刚刚。好,怎么又来了个大蛋糕?!但这可是自己付过钱的啊。不吃岂不赔大了?于是据他寝室的舍友描述,就为了这五分之一的蛋糕钱。飞哥豁出去了,一直吃到熄灯,活活把六人份的大蛋糕一个人搞定了……怎奈肚子也是皮囊啊,哪里经得起这般折腾,吃。饱了,不对。绝对是吃撑了的飞哥这下可遭了罪了,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睡不着。后来。听说飞哥实在受不了了竟然打电话跟妈妈求助,他妈妈让他下床运动运动就好了。于是,那一晚楼道里出现了一个来回踱步消食的身影。


飞哥很。不注意个人卫生,特别。不喜欢洗澡,因此身上经常散发着一种奇特的味道。他们寝。室的人曾经计算过,飞哥一。般一学期会洗……两次澡,开学的时候洗一次,放假回家前再洗一次……这可苦了寝室里那几个爱干净的男生。有一次实在有个哥们儿受不了飞哥的体味,一狠心,从钱包里掏出五块钱:“飞哥!这五块钱。给你了,你去洗个澡吧,顺路你想吃点什么就买点什么,我请客……”飞哥倒也爽快,一看有五块钱可以买吃的,那就勉为其难洗一回澡吧,欣然地拎着毛巾和肥皂去了澡堂。后来飞哥好像干脆养成了习惯,没人请客他就理所应当地不洗澡了,于是在他们寝室隔三差五就会有人捏着鼻子大喊:“飞哥,桌上有五块钱,去,洗个澡吧,我请客。!”


高空坠物


走在路上如果你看到“高空坠物,请绕行”,一定不会觉得奇怪,但当这句话成为寝室的一句警示,你是否会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呢?


我们对面寝室有一哥们儿,身高臂长,比所有人都高出一截,众人称他大个儿。刚入学的时候商量上下铺如何分床,大伙看到他那么高爬上爬下不方便。就提议让大个儿睡下铺,可他胸脯一拍说:“不用哥。几个为难,我灵巧着呢,上上下下没问题。”后来有一天我们看到住他下铺的兄弟趁大个儿不在的。时候急急忙忙地改造他。们的床铺,不禁奇怪,细问才知。道,原来大个子有个坏毛病,就是总从上铺往下掉东西。


大个儿的床铺乱得可以,最初只是往下铺掉个钥匙、U盘啥的,后来越掉越离谱,下铺这哥们习惯把食堂的饭菜买回寝室一边看电。脑一边吃,一开始他是饭菜放在桌上吃,有一次吃得正香,咣当一声,从上铺正落下一把水果刀,直接扎在下铺的桌子上。下铺的哥们以为上铺住着李寻欢,要取他性命呢。后来下铺的兄弟再也不敢在床铺外面露着脑袋吃饭了,为了安全干脆。捧。着饭盒躲进床铺里吃。这天午饭吃着正香,眼睛光顾着瞅电脑了,一个没注意饭盒,在凑到嘴边。时就觉得味儿不对?打眼一瞅,一只袜子。从床和墙壁的缝隙里漏了下来,正落在。饭盒里,这好好一盒饭还没吃几口呢啊!后来大个儿的下铺干脆买了个小桌板,架在床边。某天午睡中,下铺突然听到上铺大个儿那儿轰隆隆一阵乱晃。床铺抖得厉害,下铺警觉地先看了看桌子,呼,没有刀子,又看了看床铺,呼,没有袜子,说时迟那时快,打他眼前轰隆掉下一个大活人,直接。砸在桌子和床铺中间,连同他的小桌板和未。吃。的午饭以。及心爱的电脑全部应声落地,饭菜也撒了一床铺。原来大个。儿心血来潮在上铺做运动,由于个头太高一下失去了平衡,直接从上铺坠了下来。


炸弹哥


还记得去年五月,我正在校医院陪同学输液,当昏昏欲睡时,一通电话打了进来。“哥们儿,你快回来一下,你们寝室发现了一个炸弹!”我脑海里第一个想法是愚人节早过了,不至于开这样的玩笑吧?“是你们寝室的郭哥拿回来的。”联想到此君平时的种种举动,我立马觉得这消息有八成是真的了。


郭哥,在我们寝室六个人中是最“怪”的一个,好像与其他人都搭不上调,身上最显著的特点就是有。一股。死磕劲儿。当我回到宿舍,门。自然是不让进的,已经被封锁起来了,外面还有学校里的保安看守。寝室里的哥们儿也暂时撤到较远的寝室避难,大家面面相觑,一副难以置信的表情。有大笑的:“。郭哥这是要做独家新闻啊”;有生气的:“他这完全没有一点安全意识,万一炸弹炸了怎么办?”有出主意的:“先报警吧,让警察来处理”。这里面唯独少了主角一一。郭同学,到了这个时候还不露面,颇有几分大将风度啊。


一个多小时后。我们的主角儿带着海淀区派出所的警察回来。了。只见他站在门口,一叉腰,手一指:“就这儿了。”一会儿。警察手中。的塑料袋里多了一个东西一一大约一。个半手掌大小,手榴弹模样的炸弹。“这不是60式迫击炮炮弹吗?”围观的同学里有对军事比较感兴趣的。



警察走后,郭哥出乎意料地没被带到派出所里去,“我提前都跟他们说清楚了,”他头一扬,手一摆,一副满不在乎的样子。在我们的追问下,他才透露了这枚炸弹来历。话说几天前他拿着单反去拍建设新图书馆的进程。恰巧这时一个工人从新图书馆的地基里挖出来一个炮弹,工人看郭哥戴着眼镜,手拿单反,以为他是记者,便把刚挖出来的炮弹交给了他。此君本着专业的。精神,在第一时间,拿起手中的相机给炮弹拍了出土以来的第一张照片,又本着做独家新闻的动机,将这炮弹藏到了寝室的衣柜里,打算做完新闻再向学校汇报。话说到这里,再瞧他那神情,还。颇有几分失落,看来。为了独家新闻真是不惜搭上自己。的、还有我们寝室几个哥们儿的性命啊!据警察说,在外界的刺激下炮弹依然有。爆炸的可能性,要是真的爆炸,炸掉半个寝室那是绰绰有余。



0

上一篇:

没有了 :下一篇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换一张
取 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