鹏翔鸡汤网

洒满金粉的女孩

鹏翔鸡汤网 http://www.engood.cn 2018-10-12 00:33 出处:网络 编辑:



乍然相逢


我这一生都很少出入欢乐而豪华的场合,每一次意外出席,都会带来一些惊吓后果。


比如遇见小惠。


参加那次Party本来就是个错误。是在三里屯的一家著名夜店,我知道地点后就一再拒绝,但是邀我去的人是图书公司的老板,说在场的还有好几个影视公司的人,有意将我的小说改编成电视剧。


于是我去了,因为还抱着一丝奢望。


但到场之后,我马上发现自己犯了错:图书公司的老板介绍我是“著名美女作家”,在座的影。视公司人士马上发现这一点名不副实。然后在他。们讲了几个笑话我没接茬,倒了几次酒我没喝之后,他们就彻底对我失去了兴趣。


那天晚上,整个包房的主角是一群穿着白裙的女孩子。在我看来,她们长得都差不多,长发,大。眼,尖下巴,从裙子的开衩露出的白皙。的腿。她们有的坐在沙发上,有的坐在别人腿上,无论坐在哪里,都显得非常自然,只反衬出我的局促不安。


我坐了一会,拿起包去洗手间,想借机开溜。我把凉水往脸上泼的时候,忽然,一个穿白裙的女孩叫了我一声:“燕子。姐。”


我吃了一惊。因为这是我的小名,除了童年时熟悉的朋友,再不会有人这样叫我。


“刚才我就认出你来了。但怕你不方便,就没叫你。”


我定睛看着她。大眼睛,尖下巴……忽然我尖叫了起来:“小惠!你怎么在这里?”


纸醉金迷


小惠是我邻居家的妹妹。当时我们住在一个大院,大家。都没什么钱,但好像也并不为没钱所苦。小惠的父母经常吵架,有时候吵到摔掉全家的碗碟,这时候小惠就知道躲到我们家来。我妈妈会给她做吃的。后来,小惠跟着妈妈走了,去了大城市,过更好的生活。我有时候会想起她来,但我无论怎样都想不到,我和小惠会在这样的情形下遇见。


我走出夜总会大门的时候,小惠也跟着出来。她说她今晚不舒服,而且看样子那些人都没打算给什么小费,不如干脆溜走。她说很久没见我了,想去我家看看。我说行,你跟我走。


“跟你走?你住在附近?”


“怎么可能啊?跟我去坐地铁。”


“坐地铁?”她大惊失色,“我在北。京就没坐过地铁。”


小惠伸手就招了一辆出租车。我记得很清楚,那天晚上出租车到我家,车资是一百二十块。小惠二话不说就把钱付了,根本没给我抢单的机会。但是,当她在我窄小的卧室里坐下,甩掉她的高跟鞋之后,却用小时候那种口气,可怜。兮兮地问我:“燕子姐,我没地方去,也没钱交房租,可不可以在你这住一段时间?”


于是她住了下来,我想,没准她在看到我的那一刹,就已经做好了打算。


如果当天没遇到我呢?我想大概也没事,她年轻漂亮,又能随机应变,总能找得。到去处。不。过她住在我这,对她并不方便。我住的地方属于北京郊。区,跟她要去工作的地方都太远。她说,没关系,这段时间她正好想休息。


我问她,为什么要到夜总会去做陪酒,她满不在乎地回答我:“这样挣得多。”


“挣得多,那你怎么没钱交房租?”“挣得快的钱花得也快。”她说,“有时候跟姐妹逛个商店吃个饭就没了。”


我无言以对。她说她的钱大部分买了衣服鞋子,但是因为跟以前合租的室友吵翻了,不想回去拿。“不过也没关系,反正我也打算重新开始。”


“重新开始干什么?”


“干更挣钱的事啊。”她说,“女人的青春有多久?你多大了?二十八有了吧?老女人了,不赚钱没出路的。”


我真想抽她,但知道她说这话也没恶意。她跟小时候相比变化挺大。那种拐弯抹角的羞怯,如今在她身上无影无踪。她懒懒散散,总是在屋里闲逛,穿得很少,甚至只穿着内衣玩自拍,一边拍一边还自言自语:“不行,腰粗了,要减肥……”


踌躇满志


说实话,我有些讨厌她。但是碍着过去的面子,不好赶她走。她和我的作息正好相反,经常整夜不睡,不过大概是为了用我的电脑。


有一天我登录微博,居然自动连。上她的,那个微博还认证了,认证资料里写的是:演员,模特。


“你当过模特?演过戏?”



“没有。”她老实回答,“不过我签了一家模特公司。公司会给我们认证,这样好找工作。”


我瞅了一眼她的微博,没有什么实质性内容。都是把一张张自拍照发上去,然后转发一些她姐妹们的微博。


“我想去整一下脸。”她说,“燕子姐,你觉不觉得我下巴这里太宽了?”


“没必要啊,我觉得你现在挺好看的。”


我只是客气,谁知道她一下来了劲:“是吧!是不是还是天然美比较好?你看这些人——”她点开她微博里的图片,“你看这个,双眼皮拉的。你看这个鼻子,假的。这个,下巴削过。这个,一脸玻尿酸,还装纯。”



0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换一张
取 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