鹏翔鸡汤网
  • 睡在我下铺的兄弟

    睡在我上铺的兄弟—高晓松作词,老狼演唱,家喻户晓。十三四岁听它的时候,从没想过有一天会以类似的标题写一篇文章。就像当年我觉得大学岁月永远不会离开我一样。我们寝室在我这个寝室长的带领下成为整个南苑最懒散、最脏乱寝室……以及最团结寝室。无厘头的幽默是我们的特色,外出晚归是我们的习惯。睡下铺的小马哥是寝。室里的活宝,我们称呼 [详细]

    2019-02-14 05:52 分类:友情
  • 那些“自以为是”的爱

    听越来越多的。故事,会发现一个特。别有趣的现象。好多时候,当事人眼中热火朝天。的爱情,其实只是一厢情愿的幻觉。一个女人,和旧爱重逢,激动得沸反盈天:“你知道嘛,过去了这么多年,原来他一直都还记着我。”记着?哦,记得一个故人应该很正常吧。“。不是,他……他一直还深爱着我。”女人。说着,脸上飞出一朵红云,已经长了褶子的脸, [详细]

    2019-02-07 11:04 分类:爱情
  • 表哥不懂俗

    母亲生病了,我们送她去医院。医生说得住院。母亲人缘好,前来看望母亲的人很多,有邻居,也有母亲的同事、朋友,还有我们家的亲戚。有年轻的,也有年老的。我们这里有风俗,看。望病人,得带点礼品。邻居带来的慰问品实用,如牛乳之类,母亲在医院就可吃。年轻的,大都带。来花卉,当然,还有水果。我家的亲戚却不同,大都给些钱。多则一二千, [详细]

    2019-02-07 06:56 分类:亲情
  • 有一种注定单枪匹马

    她说,第十七次化疗,疼得受不了。想死。两年前,她和男友一起去日本读博士。她常觉得肚子疼,有垂坠感,伴随不规律出血。去医院一检查,卵巢癌。爸妈是小城镇的普通工人,医疗费对他们来说是一笔巨大的负担。所以她选择留在日本接受。治疗,日本政府对留学生有医疗补助,算是不幸中的万幸。他们是大学时的同班同学。她记得特别清楚,第一次见到 [详细]

    2019-02-07 01:37 分类:爱情
  • “拉黑”老爸

    一天,在微信朋友圈里,我发了一条大致如下的消息:虽然我知道我爸加了我的微信,但是我没想到他真的会每条朋友圈信息都看,直到昨天我爸感慨:“柿子树都长那么大了……”我反应过来时(我发了条自家院里的柿子树的微信),有一种想迅速拉黑他的冲动。其他人,你们是怎。么做的呢?半。天的时间里,我的朋友圈被各种评论刷屏,观点分成两派:一 [详细]

    2019-02-07 12:20 分类:亲情
  • 给亲情留出一条缝儿

    朋友小马,10年前放弃了家乡稳定而优越的工作,来北京跟老公团聚。那时候,老公还。是个被人呼来唤去的文员,小马又一时找不到满意的工作,两个人挤在老公那间9平方米的单身宿舍里。日子过得虽然乐呵,到底清苦些。所以当小马发现自己怀孕以后,并没有感到多少兴奋和喜悦——所有的情况都还没有稳定,她不想在这个时候慌慌张张地要孩子,“不 [详细]

    2019-02-05 04:37 分类:亲情
  • 让我们互为上帝吧!

    小保姆命在旦夕,雇主姐姐“夜袭”山城缘分的天空,在1982年冬天开出祥云。彼时,四川省万源县(今万源市)运输有限公。司27岁的职工刘兴碧,正到处托人给自家介绍一个保姆。这个家正面临一些问题:刘兴碧的儿子小宝(化名)才一岁;丈夫在水泥厂工作,因工作环境差,得了肺病,依然坚持上班;不久前,哥哥出车祸瘫痪,也住进她家。刘兴碧 [详细]

    2019-02-05 04:37 分类:世间感动
  • 与一只胖企鹅相互依偎

    胖企鹅和假小子的。第一次交锋胖企鹅的名字一点都不“胖”,不仅不“。胖”,还非常“瘦”,叫做李楚楚。16年前的某天早上,街道幼儿园我战斗了两年多的班里,老。师牵着一个很胖很胖的胖丫头。走了进来,她走路的样子像只胖企鹅。老师说,这是新来的小朋友,她叫李楚楚……老师后面的话被我打断了,我说,她叫胖企鹅。其他小朋友一阵哄。笑, [详细]

    2019-02-02 05:58 分类:友情
  • 谁来许你一个白马王子

    妹妹:你显然已经长大了。那天吃饭的时候特地坐到我身旁,我就知道你有话问我,而且一定不是学习上的问题。果然,你轻轻问我,姐,你谈恋爱的时候,家里知道吗?饭局仓促,来不及多说。你写E-mail来继续倾诉。我真是羡慕你啊,妹妹,我那个年代,还没有宽带。如果有网络日记,我想我的父母就不会知道了。坦白地说,那时我并没有打算让家里 [详细]

    2019-01-30 01:57 分类:爱情
  • 走失在夏末的碎花长裙

    你喜。欢看落日吗阳春三月的北京乍暖还寒,徐嘉洛穿着厚厚的夹克,腋下夹着一本书,人缩成一只鸵鸟走在风里。路上。他看到了远处楼上。的花。花草草,很艳,红花绿叶。是条裙子,不对,裙子里面。有个女孩。风刮得裙子成了旗子,长发捂住了脸,整个人摇摇欲坠。女孩被一条碎花长裙拉扯着,好像随时会飞起来,黯蓝色的天空。下,是一幅很美的画。 [详细]

    2019-01-27 10:33 分类:爱情
  • 美妙的私奔

    。在南希不大却充满艺术氛围的家里,我暗自揣摩,南希和她逝去的先生鲍勃曾经共同经历的那些岁月,该是多么地美妙!七十多岁的南希仍然睡在鲍勃四十年前亲手制作的木雕大床上,床头柜和木制橱柜都是那个曾任职纽约女装公司执行长的鲍勃的手工制品,卧室和客厅的墙上挂着一幅幅水墨画、炭笔画和油画,每一幅都是鲍勃的杰作。后花园里,一个个。石 [详细]

    2019-01-27 10:33 分类:爱情
  • 住多久才算家

    偶尔翻看一本书,上面有这样一句话:“住多久才算家”,看到这几个字,我的心怎么都平静不下来,这句话,让我想起了很多人:我的孩子,我的朋友,我自己,当然还有一些遥远的人。自打生下来,父亲就念叨着还有一个家,家里有一个哥哥。这个家在父亲的口中叫“老家”,老家在本地的另一个。乡,离现在住的地方有几十。公里,还隔着河。父亲自离开 [详细]

    2019-01-26 01:38 分类:亲情
  • 爱情来临时再穷再丑也要勇敢说

    关注蔡乐乐,是在知乎上。有那么一阵,她在知乎上开了个专栏,每天坚持晒早餐,今天肥肠面,明天红油水饺,看得人口水哗哗的。在开栏语里,她还写了一段煽情到死的话,全文摘录如下:“这个专栏,我想写给你。我们决定要在北京一起生活。你每天去上。班,我可以在家写东西,每天下午,做个奶茶,切一些水果,养一只胖猫,还有一个心爱的爱人。但 [详细]

    2019-01-25 09:40 分类:爱情
  • 她是一个好女孩

    同学十年聚会,人群里我没有看见二毛,也没有看见莹子。他们俩的恋情始于大一。二毛是爱好吉他的男青年,从不上课,他每天抱着吉他,坐在寝室里写歌,大半个学期了,同学也不认识几个。听说还有一位男同学叫二毛,从来不上课,只在寝室里写歌,女生很是好奇。莹子就是女生中的一位,求了我半天,我答应带她见见二毛。二毛确实是长发,但很少清洗 [详细]

    2019-01-24 01:18 分类:爱情
  • 因为爸妈只有你

    我人生中唯一一次觉得不该坚持梦想的时刻,是在出国后的第三年——我第一次回。家小住的时候,因为有事要去朋友所在的。城市,我才在家停留了几天便没心。没肺地。拿着行李上路了。那天早晨,我送妈到公司班车车站,再转身去找自己的公交站,到马路对面的时候,我。下意识地转头看,看见站。在马路另一头的妈妈,整个人呆呆地望着我的方向。这个 [详细]

    2019-01-23 01:49 分类:亲情
  • 待你长发及腰

    那年,班里流行刘德华的那句广告语:“我的梦中。情人,她有一头乌黑亮丽的长发。”于是,在女生中,盛行蓄发,我便是其中一个,这是一个秘密,属于我俩的秘密。那天下午的语文课,似。有惊雷炸开,我的妈妈在班主任老师的带领下出现在教室门口,被。叫出教室的不是我,而是我们的班长,窃窃私语声随之高涨,仿若我不存在。十分钟之后,班长红着 [详细]

    2019-01-22 08:04 分类:爱情
  • “如果说你真的要走,把我的照片还给我”

    德国高级法院作出了一项裁定:判决一男子无权保留其前任的裸照。法院认为,即使情到浓处一时脑昏同意拍摄,也依然有权要求对方在分手后删除照片,莫谈版权。点赞:来自《爱之初体验》的那句著名歌词不小心做出了预言,虽然裸照“在你身上没有用”,也并不能用来“还给我妈妈”。事实上,英格兰和威尔士地区已经宣布,此类罪行最少可判2年监禁。 [详细]

    2019-01-22 07:42 分类:爱情
  • 你的美满,我的幸福

    起初,她并不是他的最爱。他爱的是美丽优雅、出身名门的校花。可是,校花的父亲却因他家境清苦,将两个人阻隔在相思之外。他寝食难安,校花的父亲因为内疚,便把她介绍给他。她是银行家的女儿。母亲问她,他很穷,你不介意吗?她说,穷有什么关系?在心里,她早已喜欢他的才华和。英俊。和她结婚的时候,他撕毁了结婚证,说,结婚证。只有在离婚 [详细]

    2019-01-20 11:38 分类:爱情
  • 执子之手,与子偕老

    1930年,北京,周日。这天,一个叫周培源的男子正在他的朋友刘孝锦家做客。那时,他刚从美国回来不久,在清华物理系担任教授。他是清华学堂1924年公派出国的学生,只用了三年半的时间,便在加州理工大学获得了博士学位,还拿到了加州理工大学的最高荣誉奖。尔后他去了欧洲,在德国的莱比锡大学和瑞士苏黎世高等工业学校从事量子力学研究 [详细]

    2019-01-19 10:52 分类:爱情
  • 失独者

    57岁的。笛妈,说自己4年前就“死”了。2008年5月,她唯一的孩子——女儿笛尔,在公派美国读博期间遭遇车祸,不幸去世,生命永。远停在了25岁。笛妈和丈夫随女儿一起“死”了:“埋葬了女儿,也埋葬了自己。”他们成了失独者。失独者,一般是指失去独生子女的中老年父母。他们的年龄大多在50岁以上,几乎失去生育能力,人到中年,遭 [详细]

    2019-01-16 03:14 分类:亲情